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章丘配资公司

当前位置: 章丘配资公司 > 互联网 > 潜望|IPO最冷的冬天是香港的夏天,它会过去吗?

潜望|IPO最冷的冬天是香港的夏天,它会过去吗?

时间:2019-09-20 15:58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21 次
[摘要]与去年同期的风起云涌相比,今年香港IPO市场已经跌入冰点,回暖并不容易。腾讯新闻《潜望》作者罗飞发自香港如果没有接连两天的重磅消息,香港资本市场在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几乎是被冰冻的。9月11日下午6点,港交所宣布拟以370亿美元提议收购伦交所,虽然伦交所很快就拒绝了收购邀约。9月12日一早,曾经

[摘要]与去年同期的风起云涌相比,今年香港IPO市场已经跌入冰点,回暖并不容易。

腾讯新闻《潜望》作者罗飞 发自香港

如果没有接连两天的重磅消息,香港资本市场在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几乎是被冰冻的。

9月11日下午6点,港交所宣布拟以370亿美元提议收购伦交所,虽然伦交所很快就拒绝了收购邀约。9月12日一早,曾经一度取消上市的百威也计划重新在港上市了。

而对于林逸(化名)来说,曾经年薪300多万的他,逃离两个月之后,也是这个星期刚决定重新回到香港寻找机会。

之前在德意志银行投行部门工作的林逸是在今年7月8日被公司裁掉。当天,在德意志银行香港九龙的办公室,他所在的投行团队全都被裁了,共涉及100多人。当时和他一样被裁的还有德银香港的资本市场部门。这是一个主要协助IPO项目销售的团队。

而在一年前,2018年7月,德银香港这个团队还曾参与了小米上市的盛宴,与其他投行一起包销了小米近500亿港元的募资额。在小米上市的欢庆和觥筹交错之后,林逸所在的香港投行团队的年终奖也都不错,很多人的全年收入超过了300万港元。

在小米上市盛宴的带动下,去年7月和8月,包括基金经理以及投行等人几乎每天都在中环参加多场上市公司的路演会,共有42家企业在港敲钟。其中,仅小米一个IPO,就让其投行承销团队分享了3.5亿的佣金。

在林逸被裁员后的那个周末,7月13日,香港今年募资额最大的IPO百威取消上市。这一重锤敲醒了整个香港资本市场。

这样也使得过去这两个月,香港资本市场悄然发生些变化,整个8月仅有一家公司敲钟上市,9月至今除了一家上市外,仅有一家出了上市时间表。

一些受到冲击的中小型投行开始考虑裁员,一些大投行也通过增加末位淘汰名额变相缩减成本。这就意味着,和林逸一样在香港年薪几百万需要找工作的人即将增多。

八家公司同时敲钟到“无人”敲钟

在百威将数百亿的预认购款一笔笔退回去后,整个香港IPO市场像被施了魔咒一样,上市敲钟人逐渐消失了。

刚过去的8月,整个港交所大厅都是静悄悄的,仅有1家企业挂牌上市,以至于港交所只好将敲钟大厅频繁出租给外部机构做活动或内部做培训场地。

而在去年夏天,港交所找来了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明星公司小米敲钟。在小米上市的2018年7月,当时共有34家公司来敲钟,比今年同期多了近一倍。更为夸张的是,去年7月12日当天,共有8家企业在港交所敲钟,以至于闹出港交所的钟都不够用了的笑话。

站在香港交易所安静的大厅,一位在香港做IPO十多年的保荐人说,今年香港资本市场变得如此安静是非常之少见的。

这种变化对于澳洲会计师公会大中华区分会会长卢华基来说有点“吃不消”。他所在的审计公司收入的三分之一都来自于IPO项目。

自从“百威事件”后,不少IPO客户都像进入休假状态,不再盯着追进度了。不管是已经提交上市申请的公司还是准备提交上市的公司,都在直接或者间接的告知卢华基,将其上市时间表往后移,甚至有些客户直接告知将上市时间表延至第四季度。

包括卢华基自己在内,很多在香港做IPO业务的人,这个夏天都不再需要在往年一样,通宵加班了。

这就意味着,公司的今年收入会减少。卢华基估计其所在公司的IPO收入会“减少45%”。这是因为,IPO企业在提交上市申请表后则需要付给包括审计公司在内的中介60%左右的上市费用。若是企业迟迟不交上市申请,卢华基等辅助上市的中介将会直接没有收入。

他将当前状况称之为香港IPO行业的艰难时刻。这将涉及到包括投行、律所以及会计师、独立评估师等16个行业的在港从业人员。

让卢华基不安的是,最近这些公司已经不再提及第四季度的上市时间表,而是将上市时间表直接改为明年第二季度。他已经开始让部分做IPO业务的员工放假了。

卢华基觉得,现在暂未到要裁员的时刻,“还能扛,但是不知道能否扛过香港的冬天。”他估计,若是市场行情持续至年底,裁员是难免的。

在他看来,在企业IPO过程中,收费最高的是投行保荐团队,大投行的保荐项目收费有时候高达3-4000万港元。香港IPO市场持续受冷的话,这些投行受到的冲击最大。

排名前三的某大投行保荐人对腾讯《潜望》表示,其所在公司的IPO业务暂时还未受影响。腾讯新闻《潜望》也曾获悉,一些在港的大投行于年中时增加了末尾淘汰的名额。

最关键的9月,能否力挽狂澜?

最危险的时候还未到来。

几乎所有的IPO相关的从业者都在盯着当前的市场。9月像极了多米诺骨牌里的第一张牌:最早可能倒下的那张。

9月的第一周,惊喜并不多。港交所数据显示,第一周里共有5家公司提交上市申请,但是除了一家企业敲钟外,并未有其他敲钟企业的时间表。去年这个时候,已经有4家企业上市,同时还有7家开始公开招股——给去年香港资本市场下半年上市数井喷开了个好头。最后,2018年共有207家公司在港IPO且募资总额达2778亿港元,香港IPO数以及募资额均在去年位居全球第一。

这种辉煌难以再现。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个9月能够发生些奇迹,以挽救当下的IPO市场。

刚过去这周就给了香港资本市场一个定心丸。港交所在周三的傍晚公布了对伦交所收购的建议,随即曾经一度取消上市的百威亚太重启在港上市计划。

不少投行人士都颇为兴奋地表示,这一周对于香港资本市场来说太重要了,像是一针强心剂。

乐观者觉得可以耐心些,等等看。海通国际证券资本市场部董事总经理何兆邦就是这样的代表。他及其团队的十来个人主要负责IPO项目的承销。截至8月底,他带着团队共做了38个IPO销售项目,几乎相当于去年全年的业绩,甚至还在“遇冷的”7月完成了中集车辆IPO主承销。

他认为过去这两个月香港IPO“遇冷”可能更多是行业周期“冷”,即类似于圣诞节的12月一样,这段时间里负责投资IPO的基金经理都在放假。

常规而言,准备上市的公司习惯用12月30日以及6月30日为提交上市申请的财务时间节点。也就是说,选择12月30日作为财报节点的公司,按照港交所对于财务数据要求半年内有效,即公司需要赶在6月30日之前上市,而选择6月30日为财报节点的公司,则会乘基金经理们休假的7月和8月完成财务审计,将基金经理休假回来的9月列为其上市时间表。

基金经理王韵珺的乐观则更远些。她在中金三甲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专门负责港股IPO认购。她说暂未看到明显的转机,但是坚信在接下来的4个月中,凡能够有一两只中型IPO表现足够好,能让基金经理赚到钱,包括她在内的乐观的投资人还是会回来的。

只是,留个基金经理和港交所的时间都不多了。仅在数量上追平2018年的话,也需要在今年剩余不足4个月的时间里,至少需要满足104家企业在港交所敲钟。

腾讯新闻《潜望》统计,目前为止,港交所已经批准但仍未上市的公司14家。也就是说,港交所需要在年底之前再批准至少90家企业,即每个工作日至少有1家企业过聆讯,且这些企业都能如期完成上市计划,才有可能与去年持平。

一切并未如预期般加速前进。

过去的9个星期,港交所仅批准了4家公司。腾讯新闻《潜望》获悉,港交所的上市委员会依旧固定每周四开一次例会,但是开会需要讨论的内容明显减少。去年同期,因申请上市企业较多,当时上市委员会除了每周四的例会,还增加了周二例会。

百威取消 百威再来

香港IPO市场转冷具体从何而起,暂未有人能够给出具体的答案。

基金经理王韵珺认为今年以来,香港IPO市场一直都不够热闹。在她的印象里,今年所有的IPO除了疫苗企业康希诺生物(6185.HK)外,都不需要提前打招呼常规认购就可以拿到份额。康希诺生物当时认购超额90倍,这也是今年少有非常大幅度超额认购的IPO。

香港IPO今年估值也比去年要冷静得多。据腾讯新闻《潜望》统计,今年募资额超过1亿美金的29家企业中,有17家都是以价格区间的低位定价——这也是大多企业宁愿选择观望也要推迟上市计划的最主要原因,不希望估值在低位。

和卢华基等悲观者一样,包括王韵珺和何兆邦等在内,都一致认为今年最大的IPO百威取消上市加速了香港IPO市场遇冷的节奏。

很多人都清晰地记得,7月13日一觉醒来,这个计划募资765亿港元的IPO在距离公开招股不到一天时间取消了。

这个结果是当时百威管理团队与保荐人连续开会十几个小时后,于当日凌晨2点多做出的艰难决定。关于取消上市的原因,他们对外统一口径:市场环境不好。

在香港,一家企业若要准备上市,从提交上市申请到敲钟挂牌,大概4个月。百威实际可以在公开招股之前的3个多月里任何时间选择暂停,就像当前很多企业推迟上市这样。但是,百威并没有这么做。

腾讯新闻《潜望》获悉,百威实际上遇到了和小米上市时一样的问题,机构订单不够。只是,百威没有小米幸运,没有雷军一样的人物。

腾讯新闻《潜望》此前获悉,雷军在机构订单截止日得知订单不足时,他在几个小时里,一个个电话打出去求订单,最后居然成功找来了几十亿港元——这也是最后确保小米成功上市的关键。腾讯新闻《潜望》暂未能联系雷军置评。

百威管理层实际是高估了市场行情,甚至连基石投资者都不要。基石投资者是很多企业能够顺利上市的保障。当时小米甚至找来了李嘉诚做基石投资者,尽管其仅认购了3000万港币。

分拆出来上市的百威亚太实际也是百威集团增长较快的板块,盈利也较为稳定,去年底的净利润为14.08亿美元,增长率超过30%——这也是百威管理层较为自信的地方:随着消费提升,百威在内地的价格也有上升的趋势,公司基本面长期前景偏好。再加上,当时国际环境有趋稳,香港股市也有所回调。

这些都让百威管理层有了一种市场需求旺盛的幻想。尽管投资者对于百威的路演兴趣旺盛,但是临到下单时依旧不买单,定价区间为40-47港元,“太贵了”。

机构下单的最后一天,百威管理层才正视了自己对于市场的“误判”事实。腾讯新闻《一线》获悉,当时管理层和投行团队一直开会至凌晨,曾经有下调定价至38港元的方案,以确保IPO继续进行,但是,百威管理在最后时刻拒绝了。

一些参与了百威IPO项目的投行人回忆称,整个过程百威管理团队都有一种“迷之自信”,甚至最后时刻,他们都宁愿将已下单款退回去,也不愿意降低估值上市。

百威实际不是一个常规的市场故事:如此大的IPO临上市前最后一脚直接刹车了。卢华基直接用“震惊”来形容。这实际也是企业在IPO期间对于估值预期与市场的错配。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事后对此表示遗憾,但是也多次强调百威取消上市仅为个例,并不会对见过大世面的香港IPO市场有影响。

卢华基则不认同,他直接将百威事件定为今年香港IPO市场的分水岭:IPO市场从此彻底转坏了。

现今,百威又回来重新上市了。但是,百威的归来能否力挽狂澜般挽救“寂静太久”的香港IPO市场。暂时没有人知道。

阿里上市 一根推迟的救命稻草

这个夏天的香港IPO市场,一度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在百威取消上市一个月后,8月中旬,腾讯新闻《潜望》曾从不同信源获悉,阿里巴巴将推迟港股上市的计划。

这彻底将香港IPO市场推向寒冷的深渊。一些计划募资额超过5亿美元的IPO公司,和阿里巴巴一样,在上市委员会问询过程中刻意放慢了回复的进度。

作为二次上市的公司,阿里巴巴在通过港交所聆讯前无需披露其招股书。阿里巴巴于6月中旬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原计划9月底挂牌。推迟之后,其极有可能10月以后了。

自从5月底传出在港提交上市申请以来,阿里巴巴已然成为中环投资者今年的“救命稻草”。

多位不愿具名的香港机构投资者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由于国际政经环境的变化以及一些不可控因素的出现,之前一段时间港股资本市场行情并不乐观,不少机构投资者的账面出现了浮亏。

他们都希望阿里能够如期在9月上市而将市场带动起来。只是,事与愿违。

阿里巴巴对于上市信息严格把控。除了保荐人中金和瑞信等几个核心人士外,甚少人知晓其上市进展,至今暂未获悉阿里巴巴是否通过港交所聆讯,其上市计划在了预计的未来也暂未有更新。

一些参与港股打新的投资机构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现在市场不景气,相对会谨慎,即使是阿里IPO,也得看其最后的估值,能否在美股现在估值的基础上进行打折,再决定是否申请额度。

在他们看来,作为二次上市的股票,实际上对于投资人来说, 阿里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利润空间已经不大了。

相较于次,这些投资人倒是更觉得阿里巴巴的上市或许能够给香港IPO市场带动一些情绪,使得市场交易更为活跃。

但是,更多的人觉得,一个阿里的上市难以拯救整个下行的香港IPO市场。

IPO也要下沉三四线城市

坐以待毙向来不是金融人士的最终选择。

卢华基透露,百威事件后,其手里拟募资超过5亿美金的企业都随即叫停了。这些企业最大的担心则是估值的问题,宁愿选择观望也不敢贸然推进。

乐观者预计年底之前香港IPO会转暖,但是像卢华基这样的悲观者则不这么认为。他预计,香港IPO市场“遇冷”或将持续至明年第二季度。在此期间,他和团队已经开始行动,以储备明年的项目。

过去的这个周末,他和其他投行组团一起去重庆做上市路演。卢华基将其定义为香港IPO市场的下沉时刻,即从原来的北上广深拓展至三四线城市,以寻找存活机会。

对于在港做IPO的从业者来说,在此之前,他们甚少踏入这个较远的西南城市。据腾讯新闻《潜望》不完全统计,在港股上市的重庆企业不到20家。相对于1000多家内地在港上市企业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小的数字。用卢华基的话来说,这或许就是新的市场。

在和我们见完面后,他即将赶飞机去距离河南郑州还有2个多小时车程的城市,为当地的企业做上市路演。他及其团队的人在接下来的大半年里已经规划了大量类似的活动。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从业近三十年的卢华基已经有10多年没有北上做类似的路演活动了。他说,这十年里港股市场一路上扬,并未料想如今,需要去三四线的城市拓展业务。

好在这些下沉的城市给了他不少惊喜。在最近的下沉市场路演期间,他和团队发现了一家做冰淇淋的企业,年营收已经50亿元,极具上市的可能性。

这是因为,随着早些年内地经济的高速发展,实际上不少偏远城市的企业确实已经到了适合上市的时候,但是很多企业对于上市融资所知不多——这就是他们需要的。

尽管对于今年下半年依旧持有悲观情绪,但是卢华基期许通过下沉市场挖掘的IPO能够使得改善其公司明年上半年的收入。

但是,不少基金经理则认为,这种市场下沉“远水救不了近火”。即使能够挖掘出符合上市的公司,最快也得明年第二季度左右才能实现挂牌,而当务之急则是让市场的估值回归预期。

过去这一年中,以小米为首的一批新经济公司赴港上市后出现市值与一级市场“倒挂”的现象。这也使得不少中环基金经理们对于这类公司的态度越发谨慎。类似小米这样能够让中环投行中介们赚得盆满钵溢,但是投资者却被套入“腰斩”的案子或许越来越少:他们不会轻易碰了。

即使对于即将来港上市的阿里,一些基金经理坦言,投资利润空间没有想象,只会象征性认购很小部分。

对于大多数人都期待的9月,终于迎来了重启上市计划的百威,尽管暂不能判定市场是否已经回暖,但是,这毕竟给中环的银行家们更多的希望。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10-22 08:10 最后登录:2019-10-22 08:10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